15选5 500期走势图|15选5 500期走势

文:楊川


從擺地攤的小商販到馳騁國際市場的大老板,從不甘心命運安排的農村娃到愛黨擁軍的“沂蒙紅哥”,臨沂市小商品商會會長宋連勝譜寫了一個從沂蒙農民到現代商貿精英的傳奇。

作為沂蒙山的兩張文化名片,驚天動地的沂蒙精神和享譽國際國內的物流世界商貿城,無時不在張揚著沂蒙人無盡的家國情懷,透露出沂蒙人強烈的經濟意識。改革開放40年來,沂蒙人用“沂蒙精神”進行經濟創新,大批農民融入了這場氣勢恢宏的改革,成為物流天下商貿城的主角。

而宋連勝,無疑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


山東連勝體育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宋連勝


從窯廠到粉條廠,打工少年14歲

宋連勝說:自己的“工齡”可以從14歲起算。

原來,宋連勝自己家就是粉條世家,可他起步卻是在窯廠。當年,想進自家粉條廠的宋連勝因為不服從父親的安排,被父親“發配”到親戚的窯廠。

窯廠里的活兒是個技術活,特別是燒窯的工人,一般人沒有個十年八年的經驗可是不敢上手的,對于初來乍到的宋連勝來說,自然這樣的活兒是輪不到他的,他只能干一些推車的雜活兒。

窯廠里的缸大部分是供給供銷社的,剩下的一點也用來走街串巷和村子里的老百姓換一點食物,宋連勝就推著這些缸,在各個村子里來回地轉悠。有一次有一個奶奶喊住了他,要買缸,宋連勝就把車推在了路邊上等著。老奶奶走過來,一個一個的缸挑選著,突然對宋連勝說:“你這缸壞了啊。”宋連勝一驚,趕緊過去查看。果然,老奶奶指著的那口缸從缸沿上有幾處殘缺,可是缸的本身并沒有壞,也就是說還可以用。宋連勝沒賣過東西,就給老奶奶說:“那你別要這個缸了,這有好的。”沒想到老奶奶說:“我就要這個缸,你給多少錢?”宋連勝就有點懵了,平時的缸一般都賣個五六塊錢左右,或者兌換成同樣價值的米和面,可是這壞了的缸該怎么處理啊?他實在是不清楚。看宋連勝半天不說話,老奶奶就告訴他:“這樣吧,兩塊錢,這個缸我買了。”宋連勝不知道該賣還是不該賣,因為這不是他自己的缸,賣了多少錢換了多少米面他得回去給廠里說,兩塊錢這個數實在也太少了,回去肯定得挨罵,宋連勝就搖了搖頭。老奶奶又說:“你這個缸啊拉回去也沒人要,就直接扔了,一分錢也不值,給我還能值點錢呢。”宋連勝一想也對,拉回去要是算作殘次品不就浪費了嘛,于是他就把那口缸賣給了老奶奶。

轉頭回到廠子里,他給人家說了這件事兒,沒想到廠子里的人并沒有責怪他,反而指著后面大量廢棄的土缸給他說:“看到沒有,咱們廠子里這樣的殘碎的土缸不是小數,能換成錢,換多少都行,放在這里就浪費了。缸這東西就這樣,只要有毛病,不管毛病大還是小,不管影響不影響使用,就都不值錢了。”宋連勝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了解關于產品買賣中的一些問題,質量才是保證產品銷售的關鍵,在以后的幾十年里,這樣一次一次的經驗將帶給他莫大的改變,并最終影響到他人生后幾十年的道路。


2014年4月14日捐助蘭陵縣下村鄉雙溝峪村小學22萬元


窯廠的經歷讓宋連勝從一個貪玩的“孩子”,變成了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少年”,之所以我們用這兩個詞來形容宋連勝的身份,是因為直到他離開窯廠的時候,也剛滿十六歲。

剛滿十六歲的少年每天早上四點就早早地起床,隨著三四十歲的工人們一起到窯廠上工作,從最開始的搬運工,宋連勝開始一步一步接觸窯廠里越來越艱難的工作,用手腕粗的大繩子拉淤泥,不斷的燒制和晾曬,簡單而繁重的工作日復一日,讓宋連勝真正感受到了他心中那個美好的“賺錢”兩個字原來是如此地痛苦。

等到宋連勝得到父親的認可從窯廠回到家里的時候,時間已經到了20世紀的八十年代,國家對于個體商販的態度已經放開,壓抑已久的市場展現出驚人的購買力,林村的粉條行業又開始一天一天的好起來。宋連勝以為自己可以進入到家里的粉條房里安安穩穩地做粉條,但是父親卻告訴他:“你不能到家里的粉條房做粉條,要是想做粉條,你就得自己重新建一個粉條房,自己出去做粉條。”

之后的幾年時間里,兄弟幾個一直在粉條房里打拼,他們的粉條因為口感爽滑、質地純正,迅速在十里八村都打出了名堂,沒過幾年,鄉里評選第一批“萬元戶”,宋連勝順利當選,也成為那一批人里面最為年輕的那一個。


2012年9月7日宋連勝看望蘭山區宋王莊老年公寓老人贈送8000元生活用品


剛剛二十歲的宋連勝坐在主席臺下,胸前帶著一個大大的紅花,主席臺上嘈雜的音響中含糊不清地發出各種響聲,宋連勝聽不清楚上面的人在說什么。還沒等宋連勝笑完,弟弟宋連才就在后面推他:“哥,叫你上去呢,趕緊的啊。”宋連勝回過頭,主席臺上的人伸手招呼著他,他就隨著人群走上了主席臺。剛在主席臺上站好,宋連勝往臺下一看,我的天,臺下咋這么多人,宋連勝瞬間就暈了,臺下的人在他眼前,就和一根一根小粉條似的,在太陽底下十分晃眼,宋連勝感覺到頭暈目眩,不知道兩個手該往哪里放。他瞅了瞅旁邊的人,一雙雙長年累月因為繁重的勞動而變得粗糙的大手和他一樣,都顯得局促不安,宋連勝就把雙手貼著自己的褲腳,不住地摩擦。

主席臺上的話筒又說話了:“現在,讓我們請最年輕的萬元戶給大家講兩句!”說完,臺下的人開始鼓掌,宋連勝也開始鼓掌,鼓著鼓著,他覺得后面有東西不斷地在戳自己,宋連勝回頭,看見一個人拿著話筒在戳自己的肩膀,宋連勝就憨厚地笑笑。那個人著急地催促他:“你趕緊啊,你笑個什么勁兒啊,到你說話了。”“我說話?”宋連勝納悶地問人家:“我說啥啊?”那個人有點不耐煩了:“隨便說,想說啥說啥。”“隨便說是說啥,我不會說啊。”旁邊一個領導模樣的人站起來,說:“小宋啊,你就說你是怎么致富的。”宋連勝趕緊兒回答:“叔,我是做粉條掙的錢。”領導模樣的人笑著說:“你別給我說啊,你拿著話筒轉過頭去,給臺底下的人說。”宋連勝就接過話筒,對著下面的人說:“我是做粉條掙得錢。”下面的人馬上就安靜了,靜靜地等著宋連勝下面的話,沒想到宋連勝不說了,反而把話筒放回了后面的小桌子上,領導模樣的人問他:“咋了?說完了?”宋連勝就點點頭,領導模樣的人苦笑了起來:“小宋,你詳細說說,你們為啥做粉條就掙了大錢,人家就沒掙到呢?”宋連勝就又把話筒拿起來:“我是和我兄弟一起做粉條掙得的錢,我們幾個年輕,力氣大,做得比別人多,掙得錢就多。”說完,他又把話筒放回去了,下面的人納悶地看著他,他也納悶地看著下面的人。突然,下面有人大聲地喊道“好!”接著,大家伙也跟著鼓起掌來。宋連勝看見下面的人不停地鼓掌,聽見后面的人在小聲地笑,他也跟著笑起來。這次,他是發自肺腑的開心的笑。


2017年12月7日,宋連勝給遼寧艦官兵捐贈體育器材


當然,這也是宋連勝第一次在主席臺上給人家講話,他緊張,他局促,他木訥,他半天也說不出一句話。十幾年之后,他將站在上海會展中心的舞臺上,接受別人的邀請,面對千千萬萬來自全國各地的人講話,時間、地點和人物都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唯一不變的是他樸實的樣子和依然木訥的口才。


從買到賣,“買”“賣”才能夠成“販”

宋連勝的傳奇,起始于“小商販”。在20世紀80年代末期,臨沂地區興起了許多小型的批發市場,比較著名的有臨沂的“西郊大棚”。這些市場不再像是傳統的大集一樣逢五逢十才開門,而是每天都營業,市場的規模不大,建設也很簡單,就是搭上一個大棚而已。對于早早就開始經營批發市場的臨沂當地人來說,這樣的事情并不令人感到稀奇,可是對于一個從農村走來的還沒有見過什么市面的少年來說,這樣的新鮮事物既令他驚訝,也令他著迷。于是,宋連勝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自己也試試。

回到家里的宋連勝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合適的東西來賣,他這才發現,除了粉條,自己家里幾乎是什么也沒有了。找著找著,宋連勝在奶奶屋子里找到一筐子山梨,被包裹得好好的,宋連勝就尋思著,先別管它是什么,先賣賣看看。宋連勝就喊奶奶:“奶奶,你這筐山梨還要不要啊?”奶奶說:“你拿去吃吧,我不吃那東西。”宋連勝就把山梨和筐子一并拿走了,邊拿邊說:“我也不吃,我拿出去賣。

站在偌大的臨沂城里,宋連勝才突然覺得毫無頭緒。雖然手里有了“貨物”了,可是他不知道該怎么賣啊,也不知道該怎么吆喝。無奈之下,先往市場里走著再說吧。走著走著,還沒走到市場的時候,宋連勝就聽到后面有一個人大聲地喊他:“小孩,小孩,你手里拿著啥?你過來,你過來。”宋連勝聽得出來,喊他的是個大人,有點害怕了,就沒回頭,也沒敢答應,抱著筐子,低著頭,趕緊往前走。后面的人又喊起來:“你跑啥,這大白天的我還能搶你的東西?”宋連勝一想,也是,這大白天的怕啥啊?他就停下了腳步。等到中年人走近了,宋連勝就把筐子給人家說:“我這是山梨。”中年人一看就樂了:“我說吧,我打眼一瞧就是山梨,瞅瞅這山梨水靈的,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啊。你賣不?”宋連勝一驚,也不知道說什么,就答應了一聲。中年人又問:“你賣多錢?”這一下又把宋連勝給問懵了,想了半天,宋連勝還是沒有說話。中年人就又樂了:“你這賣東西的,還不知道賣多少錢啊,35塊錢,筐子也給我吧。”宋連勝就迷迷糊糊地答應了一聲,那人就把筐子和梨都拿走了,等到人家都走得沒影了,宋連勝就像還在睡夢中一樣,一懵一懵的,合著自己的第一單生意就做完了?合著自己啥都沒干就把梨給賣出去了?看來這做生意不僅僅簡單,而且還挺好玩的啊。

宋連勝拿著35塊錢就站在大馬路上自顧自地樂起來,雖然不知道到底是賠了還是賺了,也不知道跟人家市場里的老手相比自己這生意做得怎么樣,好在第一單生意是做成了,這就是好事兒。可是也有個問題,那就是自己的東西賣得太快了,抬頭看看日頭,剛剛過了上午沒多久。原本宋連勝估計自己手里的這些梨怎么也得小半天才能賣出去吧,現在可好,沒有十分鐘就賣完了,那下午干啥啊,不能閑著吧?

還得找東西繼續賣。宋連勝就一邊琢磨著,一邊往市場里走。走著走著,他看見路邊蹲著個老頭,前面擺著個小筐子,小筐子里放著滿滿的香椿芽,很是鮮嫩。宋連勝問老頭:“你這東西是賣的嗎?”老頭沒好氣地回答:“當然賣啊,能不成還白送啊。”宋連勝就笑起來:“還真巧了,我還真買,你所有的香椿芽我都要了,多少錢?”這下輪到老頭傻眼了,就和剛才那個中年人問宋連勝一樣,一時半會兒反應不過來。宋連勝就學著那個中年人的口氣說道:“這樣吧,35塊錢,連著你這個筐子我全要了。”

于是,在老頭愣愣的表情中,宋連勝拿著筐子和香椿芽一并走了。剛剛賺的錢被他一轉眼就花了出去,現在,宋連勝開始琢磨怎么把這些東西賣出去了。一邊想著,宋連勝一邊就走進了市場里。等到他真正以一個商販的身份進入到市場的時候,頓時不自覺的煩躁起來,周圍吆喝的聲音喊得他腦袋疼。宋連勝心想,自己剛剛開始賣東西,肯定賣不過這些市場上的老手們,再說了,現在手里就一筐香椿芽,在哪里擺出來都不顯眼啊。想要以好的價錢把東西賣出去,他就得和別人不一樣。宋連勝又走出了市場,他想到在這附近好像有一個叫做第一鋼鐵廠的工廠,工廠是國營企業,里面有數量不少的工人,可以去那里試試運氣。

來到第一鋼鐵廠,宋連勝找了一個路邊蹲下來,把筐子擺好,然后拿出一塊布來,把香椿芽散開擺在布上。宋連勝一邊盯著自己的香椿芽一邊等著。看著看著,他發現這樣擺著的香椿芽賣相很不好看,長的長,短的短,粗的粗,細的細,亂七八糟的,看著都難受,一點食欲都沒有。而且自己手里也沒有秤啊,工人們肯定買得不多,因為香椿放不住,時間一長就不好吃了,頂多買上夠一兩頓吃的解解饞,這一來自己就沒辦法賣給人家了。正巧筐子下面有一些稻草,宋連勝就把稻草拿出來,把香椿芽按照形狀大小仔細地分類,然后用稻草纏好。你還別說,這么一擺,一堆堆的香椿芽就十分好看了。


宋連勝慰問上海南京路好八連


等到工人們下班了,都從宋連勝面前經過,有人就過來問他:“你這香椿怎么賣啊?”宋連勝就給人家說:“五塊錢一把。”沒想到,工廠里的工人也不還價,買上一兩把就走了。還沒等工廠里的工人都下班了,宋連勝的香椿就賣得一干二凈,算了一下,35塊錢的香椿他足足賣了七十塊錢,這個時候的宋連勝恍然大悟,哦,原來,這就是做生意啊!

在后來的日子里,宋連勝在整個臨沂城里東奔西跑,賣過西紅柿,賣過辣椒,也賣過雞蛋,賣過小雞。一邊賣宋連勝一邊琢磨,為啥自己的買賣這么不一致呢?比如只能在供銷公司買到的圓珠筆和鋼筆,比如在臨沂市場見都沒見過的玩具,比如做工精致頗具南方特色的床上用品,這些東西對于當時制造業還很落后的臨沂地區來說,都有著極大的新鮮感和吸引力。就這樣,宋連勝邊經營邊琢磨,把自己生生逼成了一個合格的商販。后來,他開始代理文體用品,直到現在,他已經連續10多年保持紅雙喜等國際國內知名品牌的銷售冠軍。


從墨水到健身器材,他開始生產

將傳奇進行到底,宋連勝選擇了實體經濟。20世紀90年代,對于很多人來說,墨水已經不再是什么昂貴的東西了,但卻是人們在辦公和學習過程中必不可少的用品。當時的市場上,圓珠筆還沒有被大家所認可,特別是它對于書寫方面和字跡的鍛煉方面有著極大的局限性,大部分的學校禁止學生使用圓珠筆進行書寫,特別是尤為重要的中考和高考,鋼筆依然是唯一被認可的書寫工具。因而,從當時的情況,鋼筆和墨水的需求量相當巨大。

而宋連勝接受妻子家里的墨水廠的時候,正是墨水行業的黃金時期。相比與粉條的制作,墨水的制作要省下不少的力氣,但是卻需要更多的耐心和更為細致的觀察。簡單來講,墨水的生產就是熬制好的骨膠和十幾種工業原料之間,按照一定的比例進行調兌,而后分裝成一小瓶一小瓶的,就成為了我們日常見到的瓶裝的墨水。

俗話說“文體不分家”,如果說接受墨水生意是條件反射的自覺,去往上海墨水廠也是客戶簡單的需求,然而,當宋連勝開始真正踏入體育用品的行業中來的時候,他開始認識到,有些問題必須要依靠自己,自己必須要靜下心來好好考慮了。


宋連勝接受記者采訪


體育用品在整個臨沂地區還屬于剛剛起步的階段,而臨沂地區體育用品市場的發展在很大程度上成為整個中國體育用品市場發展的一個縮影。當人們在吃飽喝足之后,開始考慮的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健康,而運動,則是通往健康道路上最為可行的那個方法。宋連勝從一開始接觸體育用品行業的時候,就已經深深地感受到未來這個行業無比美好的前景了,他決定以后自己生意上的重心將會從教育用品轉到體育用品上面來。

現在宋連勝自身的情況和十年前的情況不一樣,現在的他已經有了一部分的資金,而且在做生意的過程中也增長了很多的經驗,在整個地區的教育用品市場中也算是有一定的影響力了。可以說現在的宋連勝有了資金,也有了經驗,但是這些經驗究竟會在體育用品的市場上起到什么作用,他還無法保證。體育產業雖然和教育產業關系很近,但是兩者卻有著很大的不同,體育產業需要更高的技術含量,更高的質量保證和更為重要的產品認可。宋連勝明白,整個臨沂地區雖然生活水平和質量在不斷地上升,但是相比于發展較早的南方地區,這里的生活水平還有著很大的不足,因此,對于體育用品的需求就會有很大的不同。例如在當時整個臨沂地區很少有品牌的體育用品的專賣店,不用說耐克阿迪這樣的世界知名品牌,像李寧安踏這樣的品牌當時整個臨沂地區都還是很少見的。其中原因就在于臨沂地區的消費水平還遠遠不夠,大部分偏遠山區的人們遠遠買不起這樣價位的商品。宋連勝在售賣紅雙喜一段時間之后,雖然在效益上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但是他也深刻地感受到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

時間過了沒多久,斯伯丁的生產廠家找到宋連勝,他們想要在臨沂落戶,看中了幾個地方,希望熟悉臨沂地區情況的宋連勝可以提供一些幫助。對于別人適當的委托,宋連勝向來是來者不拒,再者,作為土生土長的沂蒙山人,對于整個地區的情況他也比較了解,當然要盡一點“地主之誼”的。于是,宋連勝就陪同斯伯丁的廠家在臨沂地區到處考察,看了好幾個地方,最終,在宋連勝的幫助之下,斯伯丁的工廠落戶于臨沂市羅莊區。這樣的事情讓宋連勝近距離接觸到了體育用品的生產過程,這是他在之前的生意中所不熟悉的環節。在接觸之后,宋連勝發現,體育用品的生產看似很復雜,其實真正做起來也遠遠沒有想象中那么困難。而且現在情況已經與當初自己制作墨水的時候不一樣了,早先的家庭作坊式的生產方式早已經消失了,現如今各種產品都在流水線上完成制造過程,遠沒有那么復雜,那么不可琢磨。在斯伯丁籃球的生產落戶臨沂之后,宋連勝心中早就沉積已久的想法開始慢慢地轉變成可行的方案,慢慢地朝著現實在變化,宋連勝決定,他要創建一個屬于自己的體育品牌,他要創造一個屬于沂蒙山的體育品牌,他要創造一個屬于這里的所有人的體育品牌!


蒙山健身步道聯賽


在巨大的壓力、無數看似不可解決的難題、無數看似不可調和的矛盾之下,宋連勝開始著手創立自己的體育用品品牌,真正開始了屬于自己的道路,屬于沂蒙山地區體育產業的道路。此時的宋連勝已經四十歲了,對于一個四十歲的男人而言,這個時間才開始找到屬于自己的道路看起來有些晚了。雖然宋連勝還是和當初一樣不會講話,不會“發言”,但是多少年在商業戰場中的摸爬滾打已經給了他更為敏銳的目光、更為清晰的思維、更為勇敢的膽識,這一切都是一個生意人在不惑的年齡中的優勢。

2003年,宋連勝創辦盛神文化體育用品有限公司,開始著手創立自己的體育用品;2011年,“連勝”牌系列產品成為山東省中小學生體育聯賽指定產品,原臨沂天匯經貿有限公司被山東省教育廳指定為“山東省教育用品裝備指定單位”;

2013年,山東連勝體育產業有限公司成立,公司下設山東天匯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上海盛神文化體育用品有限公司。

如今,“連勝體育”已經成為一家集生產銷售服務為一體的大型文化體育用品專業公司,公司經營商品2000余種,年銷售額位居同行之首,產品銷售覆蓋了蘇、魯、皖、冀的大部分地區。


連勝體育泰山國際登山節


2013年,作為中國體育產業協會的成員,宋連勝受邀和同行業的很多朋友以及相關的領導來到了寧波寧海。在這里,中國登山協會在舉辦一次活動。雖然接觸體育產業已經有了十幾年的時間了,但是對于徒步登山,宋連勝和很多人一樣,還是不太了解。什么是“徒步登山”?在宋連勝的印象中,那不就是爬山嗎?說起爬山來,生在沂蒙山腳下的臨沂人可是一點都不陌生。

宋連勝和很多人第一次嘗試了徒步登山的旅程,一路下來,他第一次感覺到原來爬山可以如此輕松,如此愉悅。下了山,宋連勝看著身后走過的道路,體會著一路下來身心的舒暢,他的心里產生了一個想法,既然寧海地區能夠建成一條效果良好的登山步道,那么臨沂地區、沂蒙山地區是不是也可以呢?

于是,宋連勝馬上成立了“蒙山沂水體育用品發展有限公司”,開始進入到整個項目的建設中來。蒙山沂水項目是真正意義上面對所有普通人民的項目,它是真正免費供應的工程,它是真正使這座大山屬于所有人、使這座大山造福于所有人的一條康莊大道。現在,蒙山國家健身步道工程已經完工,正式對外開放。

羅剛強:打造互聯網+建筑勞務新模式
周福安:一棵葡萄,一個夢想

上一篇:

下一篇:

宋連勝的沂蒙傳奇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15选5 500期走势图 精准计划软件手机版 时时彩遗漏 外围篮球单双玩法 pk10计划安卓版下载 一天能赚10元视频软件 赛车pk10冠军计划软件 复式投注计算器 炸金花辅助软件免费 金钥匙破解3肖6码网站 重庆时时彩和新时时彩